浪漫派的反叛:仿效钢琴家格连.顾尔德
分类:教育实务

浪漫派的反叛:仿效钢琴家格连.顾尔德 

  笔者近期着手于模仿已故加拿大钢琴家格连.顾尔德(Glenn Gould)的弹法。虽然自小已熟识顾尔德所录的唱片,但当把自己的录音与顾尔德的录音放在一起比较时才发现到:儘管顾尔德㑹习惯性地边弹边唱,他的琴声完全没有半点歌唱的味道。

  钢琴的教学,自贝多芬及萧邦开始都一向着重于用连音去模仿人声。贝多芬的徒弟彻尔尼(Czerny)曾引述贝多芬对莫扎特弹琴方法的诸多不满,尤其是连音方面有所欠缺,以至弹出来的音乐似被斩开一份份的。另一方面,萧邦对人声的仰慕源于当时流行的「美声」义大利歌剧作品(Bel Canto)。这两人都是对十九世纪浪漫时期最具影响力的钢琴家,于是乎,用槌仔敲击弦线而做到歌唱的效果就潜意识地成为了每位弹琴人的目标。

  明显地,顾尔德的弹法与这种对连音的要求是背道而驰的,这亦是他令很多人感到反胃的原因。但是,虽然他捨弃了一种主观、如歌的表达方式,却换取了抽离、写实的敍事手法。笔者文学修养甚浅,姑且以两句中学读过的唐诗说明两种手法的分别。

  李白,将进酒:「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髮,朝如青丝暮成雪。」

  杜甫,春望:「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两句大致上都是慨叹人世的变卦,但李白叹的是自己的人生,杜甫叹的是百姓的苦命;前者主观的向读者诉说自己怀才不遇,后者则是轻描淡写的报告眼前所见的事物。李白再命苦,也不及百姓的凄凉,所以抽离的敍事手法有时候可以比七情上面的大诗人更加入肉。

浪漫派的反叛:仿效钢琴家格连.顾尔德

  音乐裏面,何谓抽离的敍事手法?当音乐家全神贯注的去做一件事而非着意于表达感情便谓之「抽离」。巴哈所着意的是对位法之术(counterpoint),所以他的音乐比起贝多芬的似乎有一层冰冷的隔膜。顾尔德所着意的,则是钢琴发音上的变化;抄袭顾尔德的最大益处就是学会将琴声系统化。顾尔德并非不弹连音,只不过他不会整句乐都弹连音,硬是要在中间洒上些跳音。一个小节内,他可以走尽极端,连音与跳音之余,亦会加上爆炸性的重音及朦胧的弱音。

  学着顾尔德的琴法在不同的钢琴上试声的时候,发现到钢琴的音色纯綷是音长(连、跳)及音量(重、弱)的变化;要充份发挥每部钢琴的音色,必须摸索到它爆炸性及朦胧的极限。出色的钢琴,会自然地于两极之间散出不同的颜色。此等音色,可遇不可求,所以顾尔德在发音上的变化会更为着重于音的长短。

  倾向于抽离的作家及音乐家并非每人都能有杜甫及巴哈的成就。顾尔德的弹法源于对20世纪初最后一批浪漫派音乐家的反叛,以至会刻意地遏止音乐的抒情,刻意地将情感从音乐中抽离。音乐本身是否带有情感乃见仁见智,但顾尔德这标奇立异的取态,却令他的音乐欠缺杜甫及巴哈的朴实而显得自作聪明。他的创意及小聪明是无可否认的,但当我们更细心地聆听,就会发他潜意识裏对音乐的触觉不下于杜甫对社稷的感慨。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